媒体报道 | 城投转型做贸易:增收不增利风险难控

来源:中国经营报

        随着城投公司转型贸易业务,其风险和问题亦开始显现。

        近日,根据湖州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州城投’)2021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其中,湖州城投2019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贸易收入分别为19.09亿元、42.4亿元和13.59亿元,不过,毛利率分别为1.02%、0.95% 和0.5%。

        面对毛利率较低的问题,中证鹏元研发高级董事高慧珂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城投公司贸易业务通常毛利率低,盈利能力弱,虽然贸易业务可以快速扩充公司营业收入,但极低的利润水平难以给城投公司盈利增色,而且如果下游资金链断裂,反而会给城投公司经营带来较大冲击。

        贸易业务微利

        根据报告显示,跟踪期内,湖州城投贸易规模明显扩大,收入大幅增长公司贸易业务仍由湖州协和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和贸易”)负责,业务模式未发生变化,主要贸易产品仍为钢材和大宗商品。2020年及2021年1~3 月,公司分别实现钢材、大宗商品贸易收入42.4亿元和13.59亿元,其中2020年较上年同期增长122.15%,主要系公司贸易规模扩大。

        天眼查显示,协和贸易成立于2019年8月,注册资本为5亿元,股东分别为湖州协兴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兴投资”)和上海均和集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均和贸易”),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协兴投资由湖州城投100%持股。值得一提的是,均和贸易由上海均和集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100%控股,为上海均和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均和集团”)孙公司。均和集团除了有大宗贸易板块外,还布局了金融服务与投资板块,旗下有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多项金融业务。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两年前,一些城投公司通过与贸易公司合资的方式成立贸易公司,一般注册资本为5亿元,城投方股权占比51%,贸易公司股权占比为49%,主营业务为钢铁、有色金属的购销等。城投公司一般直接与贸易公司合作。”

        虽然湖州城投贸易业务为公司带来一定的收入,但是其毛利率一直处于较低水平。湖州城投2019年至2021年1~3 月,毛利率分别为1.02%、0.95% 和0.5%。面对毛利率较低的问题,高慧珂告诉记者,“城投公司贸易业务通常毛利率低,盈利能力弱,虽然贸易业务可以快速扩充公司营业收入,但极低的利润水平难以给城投公司盈利增色,而且如果下游资金链断裂,反而会给城投公司经营带来较大冲击”。

        对于如何改善毛利率低的问题,高慧珂认为,“贸易业务的低利润是不少城投公司一直存在的问题,短期内扭转该局面存在难度,城投公司可以通过研判商品价格走势,增强议价能力等方式提高自身利润水平”。

        与此同时,湖州城投已经存在资金回笼及债务规模扩大的问题。报告关注到,“湖州城投资产流动性较弱。随着公司业务的不断推进,存货规模增长较快。截至2021年3月末,公司存货为632.3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59.03%,主要由土地资产、基建代建项目和房地产项目构成,后续结算及出售进度和资金回笼情况仍需关注;债务规模持续扩大。随着融资需求的不断增大以及合并范围的变动,公司总债务规模快速上升。截至2021年3月末,公司总债务为530.21亿元;资本支出压力较大。公司各业务板块在建和拟建项目尚需较大规模投资,未来随着建设项目的持续推进,公司将面临较大的资本支出压力。”

        对于能否通过贸易业务增加营收继而改善现金流的问题,湖州城投没有在采访中作出回复。而根据报告显示,“2020 年,湖州城投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增加但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仍为负数;公司债务规模快速增长,且存量项目仍有较大资金需求,未来偿债压力仍需关注现金流方面。2020年,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34.32亿元,较上年增加25.23亿元。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利息覆盖倍数为-1.75倍。2021年1月至3月,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15.38亿元,公司未来现金流情况及对债务本息的覆盖能力有待关注。”

        根据中证鹏元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8月3日,有债券余额的且2020年年报收入中有贸易业务收入的城投债发行人共252家。以这252家城投公司作为样本,可以看到城投公司的贸易业务情况。从地域分布来看,252家有贸易业务的城投公司分布在26个地区,浙江、江苏、山东、四川较多。42%的城投公司(106家)贸易业务是其第一收入来源。

        位于江苏的镇江城市建设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镇江城投”)也同样存在毛利率低的问题。镇江城投的贸易业务集中于镇江海纳川物流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海纳川公司”)及江苏和通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通进出口”)。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海纳川公司业收入分别为20.08亿元、27.41亿元、22.24亿元和3.43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91%、2.18%、3.86%和1.98%;同期,和通进出口营业收入分别为14.47亿元、15.29亿元、4.75亿元和1.98亿元,毛利率分别为0.35%、0.43%、0.99%和-0.001%,上述子公司收入包含部分并表内关联交易收入。记者还注意到,在多项业务中,镇江城投贸易业务的毛利率处于较低水平。

        或临风险冲击

        采访中,高慧珂告诉记者,“城投公司贸易业务对其财报的影响除了能够充实营业收入和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外,更重要的是会改变城投公司应收账款等往来款项的结构,以往城投公司应收账款对象基本都是政府相关机构,大规模开展贸易业务后,将会导致其账上产生更多的非政府相关应收款项和预付款项等往来款项,这是由贸易业务模式决定的。对城投公司而言,显然非政府相关的往来款项风险更大些。事实上,城投公司贸易业务盈利能力很弱、毛利率极低是众所周知的,市场在对城投公司做信用分析时也不会因为贸易业务收入规模大而给加成,但是从上海电气事件来看,如果贸易业务出现风险,也足以给城投公司的经营带来较大冲击。”

        多份券商调研报告显示,随着化解隐性债务力度加大,近两年,很多城投公司在谋求转型,通过布局金融、贸易等领域来改善自身的现金流及营收能力。对于,为什么很多城投公司选择贸易业务,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一方面,贸易公司设立容易,可以短时间内筹备建立,另一方面城投通过垄断区域内贸易的进销渠道营利”。

        高慧珂也认为,“城投公司从事贸易业务具备地方国有企业背景、资金优势等有利条件,通过收取资金占用费、购销利差获取一定利润。但是,前述已经提到的毛利率低、盈利弱的问题,以及下游资金链断裂,反而会给城投公司经营带来较大冲击。如果城投公司从事实质性贸易业务,投资者应关注其上下游供应商、客户集中度及信用状况。如果贸易业务不具有实质性基础,就会存在利用贸易业务虚增收入或者利用贸易业务进行资金借贷的可能性。”

        此外,高慧珂还提示,“城投公司应关注并定期分析贸易业务的上下游供应商、客户的集中度和信用状况,以防出现因供应商、客户资金链断裂导致城投公司往来款项出现损失的情形。可以重点关注往来款项结构和账期。结构方面,关注城投公司非政府相关的往来款项占比,相比政府相关的往来款项,非政府相关的往来款项风险更大些。账期方面,通常城投公司贸易业务的账期不会太长,以一个月居多,如果发现往来款项中涉及贸易业务的账期超过半年,就应重点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镇江城投已经存在逾期未收回的情况。新世纪评级报告显示,海纳川公司存在多笔逾期未能收回的应收款项,以及逾期未能收到货物的预付款项,该类事项主要由贸易代理业务产生,涉及期末财务报表资产金额为 6.24 亿元,负债金额为 0.28 亿元。海纳川公司已采取措施进行催收,并就上述事项分别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财产保全。

        除了要重点关注贸易业务账期外,高慧珂认为城投公司贸易业务是否具备实质性基础也是市场应该重点关注的。“如果贸易业务不具有实质性基础,就会存在利用贸易业务虚增收入或者利用贸易业务进行资金借贷的可能性。如果城投公司贸易业务的主要供应商同时是其贸易业务的大客户,此时需要关注业务的必要性和真实性。另外,城投公司之间以贸易的名义进行资金借贷也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实际中,在‘单50’(注:报告期内,发行人来自所属地方政府的收入占比不得超过50%)取消的背景下,预计纯粹为了符合融资条件而进行的资金空转类贸易业务会减少,城投公司贸易业务将更多回归于实质。对于城投公司来说,需谨慎甄别考量贸易业务特质,选择适合自身发展的业务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