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期待多方协同发力 地方债监管布局仍须加码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image

        8月中旬以来,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明显加快。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地方债发行提速,除强化地方政府主体责任之外,财政、金融、审计、发改等政府部门和人大也须不断强化债务监管。建立多方协作监管体系,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以及地方债风险的防范和化解。

        切实加强监督

        防范地方债风险是今年的重点工作之一。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地方人大对政府债务审查监督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核心内容就是加强人大对政府债务风险管控的监督。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中财-中证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几年,中央一直在强调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的管理,特别是隐性债务的管理。这次以中共中央办公厅名义印发《意见》,其层次比其他文件要高,这将引起各级人大以及政府的重视。

       “《意见》和其他文件相比,对于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要求比较系统和全面,比如《意见》涉及到预算的编制、执行、决算。其中,如何更加科学地管理和调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意见》规定得非常详细。可以说,这是一份比较全面、系统加强人大对于地方政府债务监督的文件。”温来成说。

        财政部部长助理欧文汉指出,要建立健全覆盖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预算管理、债券发行、存量债务置换、风险评估和预警、应急处置、信息公开、日常监督等各个环节的“闭环”管理体系,着力打造规范的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制度体系。要及时落实本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关于预算、预算调整、决算的决议和审议意见,推动形成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长效工作机制,切实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监管的关键是各负其责

        自2018年中央全面深入推进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以来,隐性债务规模下降明显,风险缓释效果显著,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成果。但地方政府债券规模迅速攀升,偿债压力也逐渐突出。因此,如何在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寻找平衡,是下一步需要思考的问题。

        光大银行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对本报记者表示,防范地方债风险,一是要规范地方政府举债,完善地方债信息制度,加强市场约束,严控新增隐性债务。二是要穿透式监管,提升地方债资金使用效率,让地方债既满足短期宏观调控要求,又能提升长期经济发展潜力。三是要探索用市场化手段化解存量债务风险。

        温来成则表示,第一,要管控总量。随着我国经济步入常规,特别是在应对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情况下,在危机期间采取的一些应急措施要慢慢进行调整。近几年,我国债务增长的幅度较大,因此从总额上来看,要适当进行回调和压缩债务规模。

        第二,要调整目前的债务结构。从最近几年来看,专项债发展规模过快,不能因为专项债不计入财政赤字就大规模发行专项债,这在未来或将会引发债务危机。“因此,还须实事求是,有收益的项目就发专项债,没有收益的项目就发一般债券来满足项目的建设和社会的公共需要。”温来成说。

        第三,要重视债务资金的使用绩效。近年来,审计部门发现有部分地方的债券资金闲置时间长达一年以上,这是对国家财政资源的浪费。因此,要加强绩效管理,尽可能发挥债券资金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

        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在压实地方监管主体责任的同时,财政、金融、审计、发改等多部门也在协同发力,强化地方债监管。

        周茂华表示,从市场角度看,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充分发挥市场约束作用,其中,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要完善法律制度、明确各职能部门权责边界,监管严格执法,从而推动市场高质量发展。

       “监管的关键是各部门要各负其责。在债券资金建设项目管理过程中,财政、发改等主管部门要相互配合做好监督工作。一方面,前期工作要做扎实,把不合格项目在前期就排除掉。而合格项目发债后,要保证项目能够及时开工,争取形成当年的实物工作量,进而促进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从目前来看,这些方面的工作还须进一步推进。”温来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