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租赁公司两极分化 中小公司临再融资困境

来源:中国经营报

        近日,租赁公司陆续发布中期业绩,其中,头部租赁公司资产规模持续增大。从市场融资趋势上来看,资金也向头部企业集中,特别是有国企、央企背景的租赁企业受市场认可程度高。

        相较于此,一些踩雷的或者股东背景不够强大的企业则面临融资困境。其中,渤海租赁(000415.SZ)受股东所累面临巨大偿债压力,业内普遍认为其未来将难在境内实现再融资。

        一位租赁公司高管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一些融不到资的中小租赁公司已经开始缩量,行业的两极分化趋势将进一步加大。”

        头部企业融资渠道再拓宽

        万得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远东宏信(3360.HK)资产规模达到了3335.5亿元,一举跃升至融资(金融)租赁公司首位。目前,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的租赁公司依次为远东宏信、交银金租、国银租赁(1606.HK)、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租赁”)、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渤海租赁、招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

        此外,截至6月末,浦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规模达1007.28亿元,成为第17家规模破千亿元的租赁公司;中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资产总额252.30亿元,比去年底增长多达135%;平安租赁净利润同比增长46.5%;国银租赁净利润同比增长46.2%。

        在头部租赁公司利润大幅增长的同时,2021年租赁公司发债规模大幅攀升。

        根据华泰证券研究报告,商业租赁公司信用债发行规模较大,金融租赁公司债券发行增长较快。2020年全年,商业租赁公司共发行债券2722.55亿元。由于对企业经营及融资环境恶化的担忧,2020年前两个季度商业租赁公司债券发行难度较大、发行规模处于较低水平,后半年随着宏观政策调控与经济恢复发行规模有所增长,金融租赁2020年全年公司发行债券共579亿元,其中11月集中发行234亿元。

        2021年,租赁行业公开市场融资规模有所增长。截至7月底,租赁行业共发行债券2170.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4.11%,其中商业租赁公司发行债券156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0.97%,金融租赁公司发行债券607.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89.29%。

         对于发债规模攀升的原因,中证鹏元金融机构评级部副总经理宋歌告诉记者,今年初以来,资金市场利率有一定程度下降,因此,头部租赁公司开始加大发债力度,从而置换之前利率水平相对较高的贷款/债券融资。有些商租公司发行ABS也是为了实现资产出表,从而将自身风险资产放大倍数控制到监管相应政策文件要求以内。

        华泰证券研报指出,2020年受到疫情及市场流动性影响,租赁行业信用债发行利差分化较大,商业租赁企业公募债券发行利差一度为负值。2021年以来,信用债发行利差情况转好,1月至7月信用债与ABS品种发行利差超过100BP占比分别为55.04%、89.63%。4月以来,公募产品发行利差有所收窄,私募产品和商租ABS利差挖掘空间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的融资趋势有进一步向头部租赁公司倾斜的趋势。

        万得数据显示,融资租赁公司8月共发行75只债券,央企、国企背景的企业居多。华泰证券研报数据显示,有存量债的租赁公司多为国有企业且股东资金实力较强。2020年末金融租赁发债企业国企占比为59%,大股东以大型商业银行为主,且对公司的控制力较强。商业租赁发债企业国企占比为78%。

        此外,一些头部租赁公司打开了新的融资渠道。其中,中建投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发行5亿美元高级无抵押债券,票息低至1.375%;国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跨境直贷”的方式成功从香港引入10亿元跨境低成本人民币贷款,用于集团系统新能源项目建设;平安租赁拟发行Reg S、以美元计价的债券(高级无抵押票据)。发行规模为(上限)3亿美元,资金用于进一步发展业务。

        踩雷企业融资难

        租赁公司业绩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多家租赁公司中期业绩不佳。恒嘉融资租赁(00379.HK)亏损2350万港元;子西租赁(839174.NQ)中期亏损534万元,同比由盈转亏;福能租赁(832743.NQ)净利润88.5万元,同比下降75%;东海租赁(835072.NQ)持续亏损25万元;中国金融租赁(2312.HK)亏损扩大261%至2960万港元;渤海租赁上半年亏损11.8亿元。

        上述公司中,记者在债券融资市场仅看到渤海租赁有存量债券。不过,受海航集团影响,渤海租赁出现债务危机。根据联合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公告,截至今年底之前,渤海租赁将有4只债券集中到期,债券余额为28.35亿元。同时,渤海租赁旗下已有多笔债券出现展期。在业内看来,未来渤海租赁想在境内发债的难度很大。

        与渤海租赁情况类似的还有西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金租”)、皖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皖江金租”)、山东晨鸣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鸣租赁”)。上述融资租赁公司高管认为,租赁公司的股东背景对融资租赁公司的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

        公开信息显示,西藏金租控股股东为民营企业东旭集团,股东在融资方面对企业支持的能力较为有限,主体评级为BBB级;皖江金租股权由渤海租赁转让至安徽省交通控股集团,公司无实际控制人。在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的企业中,晨鸣租赁主要是由于晨鸣纸业集团短期偿债压力较大,集团计划剥离租赁业务,支持力度有所下降。此外,2021年4月,由于大股东中国华融(2799.HK)相关交易尚待确定,年报可能延迟披露,华融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被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此外,中信富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主体评级也下调。根据本报此前报道,主要原因是公司踩雷医疗设备融资租赁,风险资产处置压力较大,盈利持续恶化,营收无法覆盖融资成本,资本实力大幅下滑。

        不仅如此,上述租赁公司高管表示,2021年以来,中小商租公司已经很少有发行ABS、ABN成功融资的案例,中小商租公司融资难度进一步加大。尤其是一些民营背景商租租赁公司,没有很好的增信措施,较难成功发行ABN、ABS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