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消金ABS密集发行 平台公司多元化融资促消费

来源:中国经营报

        随着近期提振消费相关措施密集出炉,沪深交易所的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密集发行。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中国资产证券化网(CNABS)官网显示,5月中下旬至今,京东、美团、度小满等多个互联网平台公司的多个消费金融ABS项目集中披露。

        记者向知情人士了解,仍有平台公司相关产品尚未披露,但已经完成薄记。这也是自今年3月初平台公司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实质暂停两个月后,相关项目再度重启。

        由于流动性高、实现资产出表等优势,ABS一直是消费金融机构和网络小贷公司融资重要方式。但受到杠杆率风险、互联网平台整改等影响,这一业务的发展并不稳定。在当前稳经济、促消费以及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的基调下,平台公司ABS融资通路的基本面是否已经发生变化?

        一家评级机构评级总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非银消费金融机构选择融资方式要看资源禀赋和自身特点决定,资金成本很多时候并非唯一考量因素。多元化融资的价值在于,当一类融资方式暂时受限制时,不至于影响整个公司经营。“这些渠道不存在哪个渠道用多了,就是有问题。监管管理的核心不是模式,而是杠杆。”

        ABS起落——消金发展风向标

        5月下旬以来,以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为原始权益人的“东道七号6期、8期”,“东道八号3期、4期”等4笔“京东白条应收账款债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陆续披露起息,共计40亿元。

        同期,以京东小贷为原始权益人的“京东科技荟臻1号第6期、7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共计15亿元成功发行。

        此外,以美团小贷为原始权益人的“招证-美满生意2022年1号”“中金-美好生活11号”“招商资管-美月第4期”等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分别于 5月11日、17日和6月7日陆续起息。以重庆度小满小贷为原始权益人的5亿元“中信证券—小满1号第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于6月2日起息。

        记者此前向多位行业人士了解,今年春节后,沪深两地交易所对相关券商和互联网平台公司进行窗口指导,暂缓了互联网公司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新增发行。按照相关要求,互联网平台的存量ABS产品到期后,可以置换相应额度,但不再放行新增额度。

        CNABS数据,2022年1月到3月初,美团小贷共计发行了8笔总额75亿元的消费金融ABS,京东世纪贸易和京东小贷分别发行了6笔和2笔消费金融ABS,总额共计80亿元。而在3月8日最后一笔10亿元“招证—美满生意第5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后,两个月时间再无新的互联网平台消费金融ABS产品发行。

        此次相关产品再度有序发行的一个重要背景是,近期刺激消费措施密集出炉。4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提出20条重要举措。5月30日,人民银行研究局课题组发布政策研究称,应落实落细支持实体经济稳定发展的各项政策措施,充分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和投资的关键作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消费金融ABS的发行一直是观察消费金融行业发展状态的指标性数据。由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网络小贷公司不能吸收公众存款,通常就需要通过股东借款、同业借款等多模式进行融资,但相对而言ABS一直是最“趁手”的融资工具。

        前述评级总监就指出,ABS具有资产出表、流动性好等优势。“ABS的实质不是在借钱,而是把资产负债表中的一部分的资产转让、出售、卖断给投资者。不仅流动性好,不存在期限错配问题,不与主体信用挂钩,只锚定资产,也不占用杠杆。”

        互联网小贷平台一直是交易所消费金融ABS的发行主力。根据Wind数据,2020 年蚂蚁集团IPO暂停前,共发行超过1300亿元花呗和借呗 ABS。除了蚂蚁集团、京东之外,度小满、美团、小米、滴滴、携程、360数科等也都参与过ABS发行。

        中证鹏元结构融资部分析师张杰向记者透露:消费贷以及小贷行业严监管、去杠杆是大趋势,随着相关监管制度的不断完善,不合规、高风险的平台将会逐渐退出,长期来看有助于该行业的良性发展。

        CNABS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京东、百度和美团位列消费金融ABS发行前十大原始权益人。今年截至目前,京东、美团、百度、360数科四家平台发行消费贷ABS的规模合计达到255亿元,占发行总额的66.03% ,ABS仍然是此类机构获得融资的重要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起,蚂蚁集团旗下的小贷公司再无交易所新增ABS。今年以来,蚂蚁消费金融转向在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登中心”)开展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

        整体来看,近几年消费金融ABS的整体发行量呈下降趋势,2021年以来,多数月份的净融资量为负,不仅是消金ABS,全行业ABS项目数量及募资规模均有所放缓。

        一位信托机构高管告诉记者:在近期高层刺激举措后,公司内部认为消费金融较此前两年有更大利好空间,预计融资通路的基本面也会好转。从目前追踪的资产表现看,虽然出现了一些波动,但并没有明显转差,更重要的是需求在明显增加。

        中证鹏元结构融资部分析师孙晨向记者表示,评级机构也将充分考虑各种不确定性,对发行主体面临的风险进行审慎的评估,同时在产品交易结构设计的过程中也嵌入了各种风险缓释措施,进一步降低债券的兑付风险。

        避免单一融资方式独大

        消费金融盈利模式的根本是赚取利差,融资能力是消费金融行业发展的关键。由于非银金融机构不能吸收公众存款,因此开拓多元化的融资渠道至关重要。

        张杰向记者表示,虽然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等业态都与商业银行开展信贷业务,但运行逻辑不尽相同。后者兼具信用创造和货币创造的功能,而前者只扮演信用中介的角色,需要依靠自有资金、债券发行、向股东或银行借款、资产证券化、或银登资产流转等方式融资,开拓更多元化的融资渠道具有一定合理性。

        上述融资方式中,选择何种渠道受到多种因素制约,而成本并非单一考量因素。

        前述评级机构评级总监向记者指出,金融债资金的特点则是中长期,一般2~3年,最长达到5年。由于是大笔资金借入,当偿还时就会出现一定期限错配问题。“一般消金业务很少有3年投放期,即使是3年也多是通过分期付款,但偿债时却是整笔数十亿远一次性偿还。”他表示。

        更前置的问题在于金融债相对依赖主体信用评级,门槛高。网络小贷公司几乎没有可能发行金融债,消费金融公司也只是少数。此外,发债的节奏受监管政策和审批速度的影响较大。

        银登模式被市场所广泛关注仍是受到了蚂蚁消金的大规模使用影响。事实上,《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的通知》(即86号文)就提出,促进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有序开展。

        银登中心是银行间、金融机构间的资产转让平台。2022年开始,蚂蚁消金开始尝试在银登中心进行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规模单次在10亿元左右。目前为止,蚂蚁消金通过此方式获得融资总额在数百亿元。

        张杰指出,资产收益权转让模式的特点在于资产不能实现出表,仍然要全额计提风险资本,这也意味着资产绑定了发行主体的信用,盘活企业存量资产的同时也为投资人提供了一重保障。

        从资金成本看,根据CNABS披露数据,以“东道八号3期、4期”为例,每期均设立优先A档、优先B档、中间级、次级四档。其中,优先A档评级为AAA,占比80%以上,发行利率2.87%;优先B档评级为AA+,固定利率3%;中间级规模评级为A-,发行利率5.7%;次级无评级,利率由发行人自行安排。

        记者注意到,从历史数据看,评级AAA的优先A档ABS,与一年期公司债(AAA)的利率相比,基本锚定略高。

        前述评级总监向记者表示,成本只是公司选择融资渠道的考量之一,绝不是全部。决定成本的,一是评级和信用水平、二是期限。ABS对应的是资产的评级,而发债更多是主体评级,一些窗口期一年期ABS的AA可以百分之二点几,发债的利率有时候会更高,但是发债对应期限长,要三五年。

        在他看来,机构融资过程中,更多还是根据自身特点,看优势在主体还是在资产,考虑资金使用的期限长短和资本充足率等多因素,避免单一融资方式独大。“比如,即使主体资质好可以不断发债,但由于占用资本充足率,当一家机构资本紧张时,发普通金融债就不合适,必须通过次级债、混合资本债等一类资本工具,必要时还需要通过ABS转一些资产出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