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超长期特别国债本周五“开闸”:首期招标400亿元,期限30年

来源 I 每日经济新闻

        备受关注的万亿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提上日程。

        财政部办公厅5月13日对外发布通知,明确了2024年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有关安排。根据安排,今年拟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的期限分别为20年、30年、50年,都是按半年付息。

        据财政部官网披露,5月17日(即本周五)招标发行400亿元人民币30年期特别国债,为今年首期。本期国债自2024年5月20日开始计息,每半年支付一次利息,付息日为每年5月20日(节假日顺延)和11月20日,2054年5月20日偿还本金并支付最后一次利息。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为系统解决强国建设、民族复兴进程中一些重大项目建设的资金问题,从今年开始拟连续几年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专项用于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今年先发行1万亿元。

        超长期特别国债投向哪?会给机构资产配置带来哪些影响?老百姓又能否购买?本文带你一一解答。

        超长期特别国债本周五“开闸”

        在债券市场上,一般认为发行期限在10年以上的利率债为“超长期债券”。和普通国债相比,超长期债券能够缓解中短期偿债压力,以时间换空间。

        从今年整个1万亿元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安排来看,涉及期限为20年、30年和50年,发行次数分别为7次、12次、3次,付息方式均为按半年付息。发行时间分布在5月中旬至11月中旬,其中30年超长期特别国债最先将在5月17日发行,20年超长期特别国债5月24日发行,50年超长期特别国债6月14日发行。

image

                                                                       2024年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安排

        东吴固收首席分析师李勇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期限结构来看,此次特别国债所包含的期限相比此前更加丰富且长期。一方面符合对于“超长期”的定义,另一方面通过丰富期限结构的方式构建了更为完整的国债收益率曲线,同时给了市场投资者选择合适期限的空间。

        此外,发行节奏比较平稳。“20年期5~11月每月发行一只;30年期6~10月每月发行两只,5月和11月每月发行一只;50年期6月、8月和10月每月发行一只。相比此前在2~3个月内进行集中发行,平缓发行有利于逐步推进项目落地,且与地方专项债的发行节奏互为补充。”李勇表示。

        实际上,超长期特别国债并非第一次发行。我国历史上共发行过五次特别国债,包括三次新发(1998年、2007年、2020年)、两次续作(2017年、2022年)。

        具体来看,我国最早在1998年向国有四大行定向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主要是为了补充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资本金等问题。2007年发行特别国债15500亿元,用于成立中投公司的资本金。最近一次是2020年,当年发行10000亿元抗疫特别国债。

        广开首席产业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特别国债”通常有两层含义。一是指资金投向为特定目标发行的,具有明确用途的国债。从历史经验看,特别国债大多是在宏观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经济遭受重大冲击,或是面临巨大风险时发行的,专项用于国家重大战略和重点领域建设,或应对重大疫情和自然灾害等公共危机。二是指它不同于普通国债,通常不计入财政赤字,其收支列入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发行的审批机制及流程也较为灵活。

        对于今年超长期特别国债的投向,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刘苏社4月中旬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在支持领域方面,超长期特别国债重点聚焦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推进城乡融合发展、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提升粮食和能源资源安全保障能力、推动人口高质量发展、全面推进美丽中国建设等方面的重点任务。

        债市“资产荒”有望缓解

        值得一提的是,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能否缓解当前债市“缺资产”现状?

        中证鹏元研发部高级董事吴志武对每经记者表示,当前市场“缺资产”状况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经济发展状况、政策调控以及市场供给等因素。“超长期特别国债具有发行期限长,收益率相对较高,免所得税等特点,成为机构配置的重要资产。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虽不能改变目前‘缺资产’的局面,但从供给上有利于缓解目前的‘资产荒’。”吴志武说道。

        谈及超长期国债的发行对于机构资产配置的影响,吴志武对记者表示,一是在当前流动性充裕、债市走牛的背景下,机构普遍拉长久期,向久期要收益,因而,超长期国债这种长久期产品可以满足机构的投资偏好。二是由于银行过去是国债配置的重要机构,但为了缓解银行业“期限错配”风险,此次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可能会引入保险等非银机构。

        李勇对记者表示,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能够边际缓解“资产荒”的状况。2024年初以来,10年和30年期的国债收益率出现明显下行,“资产荒”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对于机构配置而言,超长期特别国债能够在利率下行的大环境中,对配置盘提供安全且收益相对可观的底仓,但需要注意,对于交易盘而言,较长的久期意味着较大的利率波动风险,需要考虑风险与收益之间的平衡。

image

        专家建议可考虑同时面向机构和个人发行

        记者注意到,随着银行存款利率持续下行,保本保息且收益高于同期限定期存款的储蓄国债备受个人投资者青睐,今年以来,每逢储蓄国债发行,大部分银行网点都会上演“日光”的抢购情形。

        那么,此次发行的超长期特别国债老百姓可以买吗?据了解,这要依据发行方式,如果是面向公众公开发行,就可以购买;如果是定向发行,就不能购买了。

        连平认为,超长期特别国债可考虑同时面向机构和个人发行。近年来我国居民有较强的投资需求,超长期特别国债以国家信用作担保,具备风险低、流通性强,免征利息所得税等优点,加之收益相对于中短期国债更高,是较为理想的投资品。

       “从过往经验看,1998年特别国债面向机构定向发行,而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则明确鼓励个人和中小微企业投资者认购。为推动本轮超长期特别国债顺利发行,建议可考虑同时面向机构和个人发行。当然,具体债券批次的发行对象可以适当予以侧重和区分。”连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