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城投“瘦身”三项指标 市场化转型轻装上阵

来源 I 中国经营报      

        从城建类资产向经营性资产转变,从减少政府补贴收入到扩大市场性收入……

        2024年以来,在“335”指标的指引之下,城投转型自内向外,从压降自身城建类资产比例、收入比例等方面倒逼自身业务转型。

       “335”指标即非经营性资产(城建类资产)占总资产比重不超过30%;非经营性收入(城建类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不超过30%;财政补贴占净利润比重不得超过50%,该指标来自于国务院印发的《关于金融支持融资平台债务风险化解的指导意见》中提出。

        中证鹏元高级研发董事袁荃荃认为,对于任何一家城投公司而言,都要尽可能按照“335”指标的要求去推动市场化转型。同时,对于优质城投公司,自身应至少满足“总收入中城建类占比低于30%”“财政补贴占净利润的比重低于50%”的目标,实现转型发展。

        市场化是核心

        在多位城投行业人士看来,3项指标的背后,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机遇在于按照“335”指标压降城投指标,有助于实现城投的转型目标。但是,就城投短期经营来看,压降指标势必会带来投融资及经营上的阵痛。

        一位长期从事地产业务的城投公司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就“总资产中城建类占比低于30%”这一指标来看,其实暗含着城投公司需要将城建类资产向经营性资产转变的意味。他举例说:“比如待开发土地、城建基础设施项目、保障房项目等,这些资产的回款往往来自于财政拨款。即使汇款单位不是财政部门,也是来自国企单位,通过穿透核查,最终还款来源还会被认定为财政资金,因此这部分资产就会被认定为城建类资产。”

        不过,在该城投公司人士看来,指标的背后并不是一味压降城投在上述领域的业务,而是需要转变业务思路,即增加市场化的经营模式。“比如现在很多地方开展公租房建设,租金的收益一般由用户自行支付,这就不涉及政府补贴或者财政账户,能够将其认定为经营性资产。”他指出。

        虽然很多城投公司已经在压降城建类资产的比例,但是袁荃荃建议,城投公司需要关注“1号指引”中提到的一个备查文件,“由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发行人最近一年资产清单及相关说明”,借此机会对持有资产及其属性做一次全面、认真、深入的梳理,也便于对城建类资产的占比情况有准确的把握。另外,建议城投公司将城建类资产的占比控制在30%以内甚至更低水平,以便后续经营。

        记者注意到,随着城投市场化转型不断深入,不少城投公司开始谋求经营性资产的挖掘。甚至已经拓展到沿海地区的海域使用权、乡镇主体的农村土地经营权、涉及出资的创投基金资产、数字资产等,通过对上述资产的包装,将极大地提升城投公司经营性资产的比重。记者注意到,山东荣成、广东湛江等地,均有城投公司通过经营海域使用权的方式来增厚资产报表。

        眼下,不少“转型类”城投背靠城市发展。这类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中,主要是城市的国有资产,服务于民生和城市公用事业,开展供水、供热、燃气、污水处理、垃圾处理、保障房、交通、工程施工等业务,利润水平较低,具有一定的公益性和功能性属性,承接债券市场资金、政策性银行资金、商业银行信贷资金等。南京卓远研报认为,这类企业可以考虑整合重组,区分公益性业务以及经营性业务,按照“资源相同、主业相近、业务相关、产业协同”的原则,分别由新的主体进行运营。

        现代咨询研究院研究员吴一冬对记者分析称:“在对标‘335指标’实施转型的同时,城投公司要有‘先立后破’的思维,即保留原有的经营性业务,以培育新质生产力为发展方向布局新产业,做大经营性资产规模,压降城建类资产占比和收入占比,是当前城投转型为产投的有效路径,主要从资产端和营收端作为切入口,实施转型。”

        对于非经营性收入(城建类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不超过30%,主要包括两类:一是市政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与运营,包括工程项目代建(代建管理费)、公用事业收费(供排水、燃气、供热、公共交通、环卫一体化、园林、道路管护等);二是土地开发整理收费,收入确认方式为土地出让后获取开发成本一定比例的项目管理费。

        对此,袁荃荃认为,城投应该将收入中心逐步转移到3类业务上,一是跨所在城市项目,二是符合规定的PPP项目,三是保障性住房、棚户区改造、易地扶贫搬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等国家支持的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城投公司选择通过纳入上市公司、房地产、园区运营、金融业务等实现收入的多元化。前不久,河南一家城投公司并入上市公司股权,在公司负责人看来,纳入合并口径是公司成功转型的关键,资产构成中的大量城建类资产得以压降。

        不过,城投公司不能为了压降城建类收入比例而盲目扩充,甚至开展虚假业务。例如,2023年12月,国务院、国资委发布了《关于规范中央企业贸易管理严禁各类虚假贸易的通知》,文中针对国企央企开展贸易业务明确提出了“十不准”,这提醒城投公司一定要确保贸易背景的真实性,不得出于维持自身信用评级、获取外部融资等目的而“无中生有”“虚假做大”,同时要建立完善的贸易业务内控体系,平衡好安全与发展的关系,此外还应避免开展非标仓单交易等超出自身专业能力范围的高风险业务品类。

        去补贴化

        在城投公司的收入组成中,离不开政府补贴的支持,而这也成为“335”指标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采访中,多位城投行业人士直言,政府补贴是城投利润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而随着将该类收入压降至总收入的50%以下,这也意味着城投公司需要逐步脱离政府支持,走上更加自主的市场化经营道路。

        对于如何压降政府补贴比例,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城投公司普遍采取通过做大毛利润规模、提升投资收益或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将政府补贴现金流转变为业务收入等方法。

        在江苏一家城投公司财务人员看来,就做大毛利润规模来说,也不仅仅与公司收入相关,其实“335”指标存在着相互联系。做大毛利润规模的方法主要是通过整合进来更多优质经营性资产和持续提升资产运营效率来实现,其中较为便捷高效的方法是稳妥增加贸易业务规模、进一步提高贸易业务对利润的贡献。“或者可以参股盈利预期较好的公司,再比如开展股权产业基金投资,这些又与‘压降城建类总收入’这一指标有关。”

        采访中,多位城投行业人士直言,对于眼下的城投公司来说,重中之重的工作仍然是化解存量债务。对此,昊朴咨询研究院席加省认为,在实践中,少数城投公司只盯着化债,一切以融资为目的,对此,城投公司应该将眼光放长远,多关注财务指标的调整优化、融资要求的满足、债务化解的需要来注入资源、盘活资产、拓展业务、策划项目,更关注金融机构和融资需要,才能解决生存问题。城投公司市场化转型必须要从战略高度重塑城投公司的发展模式和业务组合,解决业务散、主业不强的问题,业务弱、造血能力低的问题,业务单一、市场化业务少的问题,而不能以债务和融资为核心单纯调整财务结构满足融资需要。

        目前,不少准备发债的城投公司正在按照“335”指标瘦身,对此,业内普遍认为,监管要求城建类公司的资产结构、收入结构、利润结构满足“335”指标的要求,减少对政府的依赖和绑定,引导城投公司市场化转型。“335”指标引导城投公司市场化、实体化发展,导向很明确。如果单纯将其看作是一种财务手段,忽视了业务战略的重塑和业务结构调整,则很难实现转型成功。

        对于具备高信用资质、高平台地位的优质城投公司,是否会严格执行“335”指标,袁荃荃认为,虽然不会严格执行,但是城投公司应该至少满足“总收入中城建类占比低于30%”“财政补贴占净利润的比重低于50%”这两个条件,原因在于从以往的一些典型案例来看,监管机构或更侧重通过收入结构、利润贡献来源等角度去评估城投公司的市场化转型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