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账上躺着570亿又要发债百亿 隆基绿能的BC赌局能否翻盘

来源 I 新京报

        股价创下近年新低之际,隆基绿能(601012.SH)公布了一项发债计划,拟发行100亿元公司债。

        6月7日,隆基绿能证券部工作人员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发债募集资金是基于市场研判及未来公司战略规划需要,用于先进产能的建设以及正常生产经营所需资金,具体募投项目需待发行时确定。

        资本市场对于隆基绿能这一大手笔发债计划并不买账。6月7日开盘,隆基绿能即短线跳水,最终收16.74元/股,跌2.56%。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隆基绿能货币资金超过570亿元。为何在手握重金的同时选择这样一个新能源低迷的时点发债,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中证鹏元资深研究员张琦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当前民企债券的发行利率处于历史新低,信用利差也压至极限,因此在当前利率环境下,对企业的长期限融资需求,债券融资渠道比传统信贷渠道在可获得性和成本上优势明显。

        6月7日晚间,隆基绿能再度发布公告,提到此次募资拟用于“泰睿”硅片、BC 二代电池等先进产能建设等,通过新技术加速实现 BC 等新技术的产业迭代。而隆基绿能在不久前宣布,根据公司规划,未来三年公司BC电池产能将达到100GW。

        拟发债百亿,股价却创近四年新低

        6月6日晚,隆基绿能公告称,拟发行规模不超过100亿元的公司债,此次发行的债券期限不超过七年,包括但不限于一般公司债券、可续期公司债券、短期公司债券、科技创新公司债券、绿色公司债券、“一带一路”公司债券等。具体期限构成、各期品种及规模由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并由董事会具体授权董事长在发行前根据公司资金需求和发行时的市场情况确定。

        公告显示,此次发债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满足公司经营需要、补充流动资金、偿还有息负债、支持项目建设及运营、权益出资及适用的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用途。

        资本市场对于隆基绿能这一大手笔发债计划并不买账。6月7日开盘,隆基绿能即短线跳水,最终收16.74元/股,跌2.56%。

        在东方财富股吧,多位股民的质疑集中于公司为何在账上资金充裕的情况下仍选择发债。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隆基绿能货币资金为573.14亿元,这一数目据Wind统计在光伏板块上市公司中遥遥领先,是排在第二的通威股份(282.87亿元)的两倍,也大幅高于同为组件出货第一梯队的晶科能源(247.79亿元)、天合光能(237.76亿元)与晶澳科技(150.06亿元)。

        即使扣除受限的资金,隆基绿能的资金状况也并不显得急需输血。披露资产明细的2023年年报显示,公司截至期末受限资产合计26.48亿元,主要为银行保证金以及票据质押等,其中受限货币资金25.79亿元,相较公司截至2023年末的货币资金总额570.01亿元仍微不足道。

        当前债券相对较低的利率或可以部分解释隆基绿能的决定。

       “目前,民企债券的发行利率处于历史新低,信用利差也压至极限,因此在当前利率环境下,对企业的长期限融资需求,债券融资渠道比传统信贷渠道在可获得性和成本上优势明显。”中证鹏元资深研究员张琦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自2023年年末以来,基准利率和信用债利差均持续下行,信用债券发行利率下降较快,民企债券的发行利率也快速下降。至2024年5月,中长期AAA级民企债平均发行利率较去年末下降约50BP至3.15%。而且债券发行注册制,以及债券市场设有知名成熟发行人制度,在审核方面都对知名企业提供了便利,优质企业发债也有便捷性的优势。

        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金融证券律师陈雷博提到,债券融资也有缺点,那就是公开透明,一旦债券违约,必然导致债务危机蔓延,波及其他融资方式,不像银行或非银金融机构的融资,可以借新还旧私下沟通,债券属于公开市场,操作空间比较小,属于刚性兑付的债务,发债企业应该匹配好发债的规模与频率,不可忽视债券的蝴蝶效应。

        募资或助力未来三年BC电池100GW产能目标

        随着新能源赛道供需关系进入漫长的出清调整期,相关板块企业在资本市场也不再吃香。去年6月组件头部企业阿特斯登陆科创板,募资69亿元,曾被认为将是接下来几年内最大的一笔光伏IPO。

        在去年9月,通威股份曾因“公司价值存在明显低估”而终止了一项160亿元的定增项目。为何大半年后隆基绿能会选择推出百亿发债计划?

        陈雷博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定增与发债是两个概念,定增作为通过发行股票进行的募资方式,直接受股价影响,因此会有企业在市场行情偏弱时选择终止定增。而发债则是借贷行为,需要向债券持有人偿还本金和利息,民企中一般只有实力极强的头部企业才能发行百亿规模债券。

        陈雷博认为,从隆基绿能长达七年的期限来看,明显有优化债务结构的倾向,通过借长债置换短期借款,特别是发行融资利率低于流动资金贷款的中长期债券,来降低整体融资成本。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隆基绿能资产总计1682.88亿元,负债合计999.24亿元,折合资产负债率59.38%,资产负债率在组件头部企业中尚有一定优势。

        6月7日晚间,隆基绿能再度发布公告,提到此次募资拟用于“泰睿”硅片、BC 二代电池等先进产能建设等,通过新技术加速实现 BC 等新技术的产业迭代。而隆基绿能在不久前宣布,根据公司规划,未来三年公司BC电池产能将达到100GW。

        截至2023年末,隆基绿能西咸年产29GW和泰州年产4GW高效HPBC电池产能已全部投产,即目前已有33GW HPBC电池产能。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披露显示2023年新投产 TOPCon电池产线设备投资成本约1.55亿元/GW,而中来股份董事长林建伟曾称BC电池产线设备投资成本为TOPCon的两倍。贝壳财经记者据此计算,那么100亿元或仅够建设32GW BC电池产能,不到隆基绿能目标产能缺口(67GW)的一半。不过隆基绿能披露称目前公司HPBC1.0电池成本与TOPCon技术基本持平,意味着随着降本持续推进,产线建设耗资或也将继续下降,即相同金额的资金能够建设更多产能。